世俗趣味的意义︰读陈丽芬《华语文学与文化政治》 !

世俗趣味的意义︰读陈丽芬《华语文学与文化政治》
10-10.jpg

《华语文学与文化政治》于2016年由天地图书出版,作者陈丽芬退休前为香港科技大学人文学部副教授,是一个比较文学的学者。这本书分开了两部分,集结了十篇写于2001-2011年间有关中港台及海外不同创作者的文字和影像作品,以及有关华文世界裏文学现象的学术论文。第一部分名为「作家与书写」,由七篇文章组成,主要探讨七位创作者的书写/创作行为与社会文化环境千丝万缕的关係。这些作家分别为台湾的黄国竣、廖鸿基及白先勇主、海外的张爱玲、香港的黄碧云及导演许鞍华,还有中国的姜戎。第二部分名为「理论与文化政治」,有三篇文章,焦点则从分析文学创作转移到探讨文学批评的学者如何利用文学理论,改写政治、社会,及文化生态和观念。

这本书在十篇文章外,还附加了一篇导论:〈世俗的文学:重思「华语文学」论述〉。它除了提纲挈领地介绍了这十篇主题各异的文章外,更重要的是反思和回应近期在华人文学批评界裏闹哄哄的「华语文学」论述。作者介绍其发展外,还批评「华语文学」论述裏两大持旗学者史书美及王德威的观点。不过,笔者以为,作者更大的意图是重新定义华语文学论述的内涵和意义。这些意涵的重点便是题目「世俗的文学」裏的「世俗」。这观念来自萨依德(Said)的世俗/入世批评(secular criticism)论。作者选取这一词语,一方面因为她认为华语文学的论述深受萨依德的影响和启发;另一方面,作者自己本人也深信文学不是一个超然独立存在的个体,它与世俗社会有着或深或浅的轇轕。她提倡把文学「拉下到纷乱的凡尘」,把文学「俗世化」,还特别强调要摒弃主流的阅读方式,就像阅读华语文学一样,不要再用单一的但又无处不在的「中国性」作诠释,也不要再以「大写的殖民、移民、或遗民」等角度去理解,因为在不同地域的华语作家是一些廻异不同的个体,他们是流动的、变化万千的,因着与他们有密切关係的时和地,产生了充满社会和政治指涉的文学创作,这便是文学的俗世特质;而作者那些隐隐晦晦虚虚实实的述说更潜藏着各式各样诠释的可能。所以作者认为应该「从文学史与人文主义演变过程的角度,去探讨文学与政治、美学、知识体系、地域、意识形态等错综複杂的关係」,以发掘更多批判文学创作的潜能、深化文学创作的意义、并延续其发展。

这些意涵,不但是作者对华语文学论述的期许,同时也是作者自己坚持的批评方向。所以,我们在接下来的十篇评论裏看到的不是那些以「族裔或社群身分」的单一政治视角来阅读与批评文学作品,也不会以纯文学的形式主义来研究,而是从另类视角或俗世文学的角度作为研究的基调,在坚持「细读」文本的同时,结合特定的政治环境和社会时空来探讨作家的创作行为和作品意义,以此突出世俗文学的特质,发掘其中的暧昧和歧异。例如,〈天花板下的旅人:寻找黄国峻〉便从台湾八、九十年代末禁忌解除后流行起来的「私小说」角度下审视黄国峻小说,拆解黄那些在斗室而写的狂想中所隠含对身分、生死等大议题的探讨。又如〈人在海上:侧写旅行文学〉中,作者分析廖鸿基以海为主题的个人写作如何与他所处的社会共存共变,互动和重叠,从中看到私人与公共之间吊诡的亲密关係。而<从马肉米粉到苏飞蛋奶酥—白先勇的饥饿敍事>则以食物和食慾的描写重新阅读白先勇的小说,捨弃了一贯的国族或文化身分的「中国」大论述。〈阐释「台湾」—90年代台湾/文化批评本土论述〉和〈酷儿台湾:寻找国族主义的他者〉就更能体现「世俗」文学的特质,作者在这两篇文章裏为我们梳理了台湾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发生的文学论争与社会运动的发展轨迹,还分析了文学学者如何把西方理论本地化,以回应社会的发展、重新定位「台湾文学」及国族或文化身分。在这两篇文章裏,我们看到了高高在上的(西方)学述论说如何被「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地用作建构「本土意识」及挑战传统身分认同的定义。

作者不但以另论或世俗的角度分析文章,就连题目也充满寻常的俗世趣味,并且以这些小事小物作为分析的切入点,例如,黄国峻的「天花板」、白先勇的「马肉米粉」和「苏飞蛋奶酥」、张爱玲的「流言」、还有黄碧云的「相机」,贯彻她经常强调的「以小见大」的批评方法。不过,这个「大」可不一定是一些国族或政治寓言,它可以是〈人在海上:侧写旅行文学〉裏对「旅行文学」及对廖鸿基作为「海洋文学第一人」的重新定义;也可以是〈童言流言:续作团圆〉裏探讨张爱玲《小团圆》裏甚少人提及的有关「续集」这个「次文类」的特质;还可以是〈谁怕张爱玲?—从黄碧云的相机说起〉裏剖析香港那独特的「『食腐肉者美学(scavenger aesthetic)』」与「机械複製」的文化生态;更可以是〈野性的姿势:《狼图腾》与中国想像〉裏多种矛头的敍事,诸如雅俗难分、青春反叛与成长被驯化等。

这本书裏的十一篇文章,每篇份量十足,充分体现了一个受业于西方(尤指北美)比较文学学者的学养。对于一个本业是文学的读者来说,每一篇也是文学批评的範本(当然作者本人可能极抗拒範本这个观念),裏面不但充满作者独特的见解和分析,还有西方文学理论的援引,以及西方文学着作及电影的比较。但是,由于作者常常在分析中插入大量的西方文学理论和文学着作作比较援引,对于一个非文学专业训练的读者来说,非但读起来很吃力,而且还会造成不少的干扰和障碍。这裏面还牵扯出另一个问题,作者常以西方文学理论作为其论述的背书不也正在曲线地肯定这些典範式的理论?那岂不是与她在书裏常提倡反主流抗典範的批评理念有所矛盾甚至背道而驰吗?

不过,读者的阅读行为其实也像她书裏所描述的作者一样,不是铁板一块,也会因「地」「时」而有所制宜。我们或许也可「世俗」(实际)一点来阅读,可按注索骥作学者式细读,也可选我们能理解或有兴趣的部分。我们对事物的理解,也许像作者形容作家的创作方式那样,总是迂迴曲折、虚虚实实、参差对照、拖延躭搁。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