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逾4千肾功能衰竭病患‧肾脏移植助恢复正常生活!

每年逾4千肾功能衰竭病患‧肾脏移植助恢复正常生活(槟城讯)人体肾脏的形状犹如拳击手的手套,它同时也有着异曲同工的角色,那就是帮助清除血液中的毒素和排除多余的水分,协助维持生命。但遗憾的是,每年有超过4000名大马人被诊断患上肾功能衰竭(或称终末期肾脏病),其中糖尿病和高血压患者是慢性肾脏病的主要原因,并佔了病患率的58%。慢性肾脏病是一种无声及发展缓慢的疾病,由于早期患者将不会出现明显症状,当他们发现时却往往已经是病情恶化的阶段。任何年龄层的人都有患上肾病的可能性,但是年长者患上此病的风险较其他的高。9%的大马成年人都有肾脏病,每年更有5800位新增的洗肾病患。控制糖尿减肾病机率肾脏专科医生王禄铭说,与超音波相比,尿液及血液检查反而更能有效的诊断出肾脏病的发生率。糖尿病、高血压、肾结石患者患上肾脏病的机率也较一般人来得高。“在大马,大约60%的糖尿病患者也同时面对肾脏衰竭,因此糖尿病患者必须谨慎的控制病情,定期身体检查也就成为了最好的治疗方法,以减低患上肾脏病的机率。”依医吁服药不伤肾服食太多高血压药物或是止痛药是否会造成肾脏病?王禄铭否决了这个说法。“医生在为患者处方药物时都会了解他们的身体状况,因此给予的药物剂量绝对是安全的,疾病本身反而是导致肾脏功能衰竭的因素。比如高血压病患,若他们没有按照医生的指示服用药物,他们的血压指数越高就会让肾脏恶化得越快。此外,虽然并不是所有止痛药都会刺激及伤害肾功能,但病患却得谨慎摄取。”王禄铭也呼吁民众应该从饮食开始作出改变,培养少盐、少卡路里的生活,戒烟及多运动也将有助保养肾脏功能。肾移植取代洗肾减病患痛楚开销肾脏移植是末期肾衰竭病患最好的一种治疗方式。不管是血液透析(洗腰子)或腹膜透析(洗肚子)都无法使肾衰竭病患的体内毒素及代谢废物清除到如常人般,但成功的肾移植却可以使受肾者的肾功能恢复到近似于正常人一样。肾脏专科医生阿妮达表示,每年有超过1万5000人接受洗肾,其中大部份的患者都适合换肾,可是受限于肾脏的来源,及器官捐赠的风气未开,所以每年肾移植病患人数并不多。其实除了临终前的尸肾捐赠外,亲属活体捐赠也是很好而重要的来源。活体捐肾并不会对捐赠者产生严重不好的后遗症。事实上,肾移植成功率随着移植肾脏的来源而有些差异,这其中以从直系血亲活体捐赠而来的肾移植存活最好,其次从先生捐给妻子,或妻子捐给先生的活体非血亲捐赠的效果也几乎和血亲捐赠一样好,再来才是从脑死患者捐赠来的“尸肾移植”。尸肾亲属捐赠重要来源阿妮达认为,若肾脏病患可以通过换肾取代洗肾,不但可以减轻他们的痛苦,更可大大减轻他们的开销。“肾脏患者每週必须接受3次的洗肾疗程,每个疗程的费用更介于120至250令吉。长期下来患者不但得把时间都花在医院或洗肾中心,他们的生活开销也将是一种负担。如果患者可以换肾来取代洗肾的生活,他们不但可以免除洗肾的煎熬,更可以恢复正常的生活作息。”术后免疫抑制剂减排斥任何手术都有其潜在的危险性,尤其肾衰竭的病患常在身体的其他系统也合併有些许的毛病,故手术及麻醉的危险性自然比一般人高一些,但只要事前经过详细的评估,凭现代医学科技的进步,大部份肾移植手术本身的危险性应该都还在可以被接受的範围内。肾移植主要的危险性来自于术后种种排斥反应及感染发炎的发生,尤其在术后半年至一年内特别高。因为植入的健康新肾脏,除非是来自于同卵双生的孪生手足,否则肾脏组织的“组织抗原基因”不会和受肾者的一样。在这种情形下,受肾者体内免疫系统会动员起来攻击这个“外来物”来保护自己的身体。这对一般的感染而言,是身体赖以回复健康的机转;但在移植的状况下,却足以破坏这个植入的新器官,造成所谓的植入器官排斥以及其功能的损伤。临床上在手术后会给病患所谓的“免疫抑制剂”(抗排斥药)来控制其免疫系统。此时就会发生一个很巧妙的状况,也就是药给得太少时,易发生排斥现象,而药量太多了,则会使身体免疫系统的“破洞”太大,而发生种种伺机性的感染。而且,每个移植病人所须的药量又不完全一样,因此在术后追蹤,不仅需要一位很有经验的医生,病患和医生之间的密切配合也是非常重要。阿妮达医生表示,肾脏移植的成功率良好,10年的平均存活率可达到60%。“患者在接受肾脏移植后的第一年内,他们的存活率高达85至90%,第五年仍保留在75%以上,到了第十年,他们的肾脏存活率仍有60%。这意味着患者在接受肾脏移植后可以改善他们的生活品质,延续他们的生命,让他们可以继续从事自己喜欢的事业、运动,甚至可以成家立室。”/良医‧报道:张月星‧2014.05.30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