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离奇变焦尸真相未明‧“遗屋”漏水不成家妻悲痛!

夫离奇变焦尸真相未明‧“遗屋”漏水不成家妻悲痛(雪兰莪‧巴生)一名遗孀哭诉,她一直为无法替离奇死亡的丈夫找出真相而耿耿于怀,如今亡夫留给她与唯一女儿的屋子又严重破漏滴水,更令她悲痛不已。她慨叹自己不只无力为丈夫伸冤,连丈夫的“遗屋”也无法好好保存。尔今,屋子每滴一滴水,就像她往肚子里吞的泪水,淹没着心里的悲痛。来自圣淘沙的林素兰(37岁)向《》申诉,丈夫徐耀辉(38岁)于4月23日晚上8时许,在雪兰莪巴生中路南德园山顶的蓄水池旁,被发现连人带车烧死。其遗体过后证实断手和断脚,疑遭人肢解再纵火焚烧,但警方过后把此案列为自杀案处理。全屋漏水床也潮湿丈夫生前唯一留给妻子与5岁女儿徐祖萤的只有一间屋子,但如今这个家已因漏水而“家不成家”,令素兰觉得愧对亡夫。林素兰的丈夫留下的“遗屋”并非洋房或大屋,它只是一间小小约700平方呎的公寓,但对林素兰而言,它却是充满一家人喜悦与欢乐回忆的“安乐窝”,意义非凡。但是,最近适逢雨季,一旦下起大雨,整间屋子都难逃“水劫”,包括厨房、睡房、储藏室、露台、客厅等,其中主人房漏水问题最严重,目前已无法用来安心睡觉。主人房内,素兰与丈夫生前共眠的床褥也被沾湿,床单、床被、枕头、抱枕等无一幸免,更因潮湿而传出异味和滋生细菌。林素兰表示,屋子从7月开始漏水,为了维护这间家,她不断向公寓管理层反映,但职员却敷衍了事,直到一名律师好友代她出头,管理层才于10月派人维修。不过,儘管公寓已获维修,但屋子一样会漏水,尤其最近漏水问题因雨季又有恶化的迹象。漏水长菌母女身痒红肿丈夫生前最疼爱女儿,但如今林素兰和女儿却因屋子漏水滋生细菌,使到母女俩身体红肿发痒,无法替丈夫好好照顾女儿,她深感愧疚难过。林素兰目前仅靠打散工和领取福利金过活,但屋子漏水导致她与女儿身体红肿发痒,前后已花费了200多令吉看诊费,加重生活负担。她披露,事实上医生也吩咐她必需複诊,但为了节省开支,惟有暂时打住複诊计划。她说:“收入不稳定,能省则省”。迫当啤酒女郎养家林素兰申诉,自从丈夫离奇逝世后,一切事情都变得很不顺利,早前为了拿丈夫的死亡证书,还险些被欺诈1000令吉,幸好在马华妇女组的协助下,最后只用80令吉买下死亡证书。原是家庭主妇的林素兰,在丈夫离奇逝世后变成单亲妈妈,被迫当啤酒促锁女郎维持生计,独力抚养女儿。“我一个女人,马来文又不好,很多事都做不到,拿死亡证书差点被骗钱,如今连为亡夫修屋也面对诸多麻烦。”管理层:漏水严重难修好管理层女职员希玛受询时指出,管理层对林素兰的遭遇深表同情,并在接获她的投诉后,已先后3次进行维修,但有关单位的漏水问题严重,以致维修没完没了。她说,管理层体恤对方是名单亲妈妈,在丧夫后还要独力抚养女儿,因此管理层也希望对方能有一个安乐窝。将找专人助修“第一次,我们派人维修屋瓦,第二次置放防水棚布及第三次做更详尽的防漏工作,但一切都于事无补。”她促请林素兰保持冷静与耐心,因为管理层决定找来更专业的人士为有关单位进行修补,务必令到两母女可安心入眠,不用每天因漏水问题而倍增痛心。希玛表示,相信一週内就可解决问题,一旦证实不再漏水后,管理层也会重新油漆,恢复屋子的美观。没钱请律师寻夫死因林素兰说,只要有钱,她一定聘请律师为丈夫的死找出真相,绝不让丈夫死得不明不白。“我只是没钱而已,如果我有钱一定会自己请律师、找人查找真相,绝不让丈夫死得不明不白。”林素兰表示,丈夫并无不良嗜好,每天一下班就回家陪女儿追剧;出事当天,丈夫才出去一小时,就被发现连人带车烧成焦尸,而且还是一具无手无脚的焦尸。她说,丈夫的案件充满疑点,但警方却草率结案,指这只是一宗自杀案,这个答案如何令她信服?因此,她一直自行寻找蛛丝马迹,企图为丈夫讨回公道,惟不得要领。“到了今天,我还是希望当晚若有人知道内情,可以主动向警方投报,说出真相,别让我丈夫死得不明不白。”警:证据无疑点列自杀巴生警区调查主任鲁斯兰受询时指出,警方是根据案发现场环境和解剖报告等资料查案,加上没有任何疑点、证人及嫌犯,因此才把徐耀辉的案件列为自杀案处理。他说,警方明白死者遗孀的感受,况且这宗命案目前还未结案。警方依旧在搜集资料中,若死者遗孀有任何新证据可证明死者并非自杀而是遭他杀,警方欢迎她随时提供资料。“根据解剖报告,死者是被烧死在车内,身上也没与人发生争执的痕迹,而且死者生前并没与人结怨,种种迹象显示这是一宗自杀案。”鲁斯兰强调,警方是根据证据和线索查案,因此不会随意结案。只要有任何新线索,警方都会继续展开调查。新闻背景焦尸没手掌双脚警列自杀今年4月23日晚上8时许,雪兰莪巴生中路南德园山顶蓄水池旁被揭发一宗烧尸案,焦尸被发现时没手掌及双脚,过后经脱氧核糖核酸(DNA)核对后,证实是现年38岁的徐耀辉。警方经过调查后,在现场找到一个汽油桶,怀疑死者是吸废气兼烧车双料自焚,因此把此案列为自杀案处理。家属称疑点重重死者家人对警方处理此案的手法感到不满,并声称此案疑点重重,草率结案只会令死者死得不明不白;家人过后于6月22日才领尸,并悲痛的为死者安装假手、假脚及假脸安葬。‧2009.12.19
上一篇: 下一篇: